切换到宽版
  • 475阅读
  • 23回复

[小说][连载]疯狂的欲望沦为罪恶,毁灭人心之城《欲火焚城》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帕萨沃特

UID: 2106741

发帖
50
金币
41
道行
5
原创
2
奖券
0
斑龄
0
道券
0
获奖
0
座驾
设备
摄影级
在线时间: 7(小时)
注册时间: 2019-04-03
最后登录: 2019-07-17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06-24
七-2



早上醒来,枕边已无佳人,余香还在,昨夜的激情放荡,像是梦幻一场,杳无痕迹。



我想起很多年前在我的故乡,市里的领导陪着省里的一位首长到我们镇里的几个农村视察,等待首长的视察的总共有凤仪、永华、狮子、板桥、大树五个村,首长一行就要去大树村时,正值中午,便在市领导的极力建议下在板桥村一家饭店吃了顿便饭。



这一吃便吃到了下午四点,众领导放下碗筷酒杯,天地间却被连绵不绝的雨链连接在了一起。于是省里的首长便临时取消了对大树的访问,打道回府。



后来,凤仪、永华、狮子、板桥四个村都获得了市里的补助,唯独大树像是被人们遗忘了,究其原因,就是那天省里的首长没有去大树。虽然一场大雨阻碍了首长的行程可以被理解,但市里的领导实在不敢确认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其它的原因——万一首长对大树村有什么芥蒂呢?
如何不发帖就快速得到金币道行
 
离线帕萨沃特

UID: 2106741

发帖
50
金币
41
道行
5
原创
2
奖券
0
斑龄
0
道券
0
获奖
0
座驾
设备
摄影级
在线时间: 7(小时)
注册时间: 2019-04-03
最后登录: 2019-07-17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06-24
吃过早饭,我让汪寒涛去杨世华家附近、以及杨家在网上对外发售的楼盘附近探察一番。根据逆光的帖子,杨世华这个万县的副县长,近一个月都在Y市。



这一情况得到了李朋的证实,据他打听到的消息,杨世华今年以“学习”之名待在Y市已经三个多月了,不过这样占其官领其饷不在其位的现象在各省市都存在,这些东西经不起认真,但也没有人会认真,毕竟大夏帝国各级官吏数目之多,称得上“繁冗”二字,



万县少了杨世华一个副县长,行政方面根本就不会有任何迟滞影响,反而更能会更高效一些。



除此之外,李朋打听到,杨世华此次长驻Y市,还有疏通关系脉络以期在换届时能够将屁股所坐的位子升得更高一些的打算。



想要换位子,还想换个好位子,这可不是个容易的活。寻找空缺就是个高难度的事情,你需要精准地“预测”到哪个位子的官员可能会调整,然后再进行针对性的公关。但无论多么难办的事,白银一到,关门自开。故而所有问题的核心,还是钱的问题。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问题是钱从何来。我相信,这对杨世华而言,来钱的途径恐怕不会太多、太光明。



汪寒涛显得有些无精打采,趴在桌子旁懒洋洋地吸着稀饭。看得出昨晚他折腾得够呛,嘴里不知嘟囔着什么,却还是应了我的指令。



对汪寒涛,我本无心得罪,无它,只因他的师父是掌管着梅花门做局者人、事协调及财务沟通的三师兄栾岁平。



而汪寒涛即便是栾岁平的得意弟子,哪怕是栾岁平本人,也不会对我的话置若罔闻——并非是因为我是瓢总的爱徒,也不仅仅是因为我担任着协助师父督查梅花门各级弟子、帮众的责任(责任也就意味着权力),更重要的是我还领有一个师父亲自交待的任务。



三年前,梅花门曾遭重创,我们在大夏帝国的滇、桂、粤、黔四省的分部及门下黑面儿、白面儿的产业皆遭到八门里其它门派及地方警务的联合打击,我们在那里的势力几乎被扫荡一空。



此后,为了尽快恢复梅花门元气,甚至将梅花门势力扩张到更多区域,我的师父傅有得下了一道让门里子弟争议颇多的命令——凡梅花门下弟子、行子及黑、白两面产业的脚子,其收入的三成至五成须缴纳给总部统一规划使用,名曰“门税”,也就是说,师父傅有得以一己命令,要门下弟子、帮众缴纳个人所得税。



而我的任务,便是对这些门税的核查,并为每一个缴纳了门税的人开具“完税证明”,这其中,认定谁的收入有多高,该按多高的比例缴纳门税,缴纳多少,便有很大的议定的空间了——而这议定的空间,也给我带来了足以让梅花门所有弟子及帮众敬畏的权力。



让汪寒涛去实地蹲守打探消息,是大材小用,就像让一个县长去扫公共厕所一样,但也是试探,我不知道这些天他的种种反应是因为什么,只好投石问路。



待汪寒涛出了门去,我向李冰也下达了同样的指令。李冰是梅花门专门辅佐做局的行子,是从孤儿院里逃出来的苦难儿,认了我的养母为干妈,和我关系很好。



当天傍晚,晚饭前,汪寒涛和李冰都回来了。我分别见了他们,我几乎可以判定,汪寒涛并没有按我的要求,去实地勘察。



汪寒涛一定出了问题,但我并不能确定是他的问题还是三师兄的问题。我决定不露声色,我相信一切都能在我的掌控之下。



晚饭后,我按照李冰整理的信息,打了一个电话。



“喂!”接电话的是一个川音很重的中年女人,从声音判断,大概四十多岁。



“你好,请问你是李女士吗?”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好听一点,在声音上我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我可以模仿很多明星的声音,虽然说不上惟妙惟肖,但只要不是仔细聆听,一般人难以听出区别。



这一次,我模仿了一位当红明星刘德桦的声音——我在完成局策的过程中,对杨世华及其家人进行了多方位的资料搜集和分析,包括他们的社交账号所发布的内容。通过这些分析,我发现杨世华的妻子李月莲是刘德桦的骨灰级粉丝,因此,我可以断定,我所模仿的刘德桦的声音定然可以对李月莲带来很大的诱惑力。



“哦……对……对,您是?”电话里的女音一下子清亮了一些。



“您好,李女士。我姓刘,我在家园网看到您在Y市的江畔·太阳公馆有一套房子要出售,对吗?”我不紧不慢地说。



“对的,对的。刘……刘先生,您好您好!”李姓女士的喜悦通过无线电波,灌进了我的耳朵里。



“李女士,我在网上看了您那套房子的资料,我很感兴趣。我现在在沪市,明天一早飞到Y市,会在Y市待几天。您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见个面,我想看看房。”



“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啊!那个……刘先生,您不是Y市的人吗?”



“不是不是,我是港省人,和我哥哥一起在沪市做生意。我女儿在Y市工作,我想买套房送给她。”我觉得刘德桦那种略带鼻音和跳腔的普通话被我演绎得很完美。



“哦!送给女儿啊。那您太太呢……哦,不好意思……我没有别的意思,主要卖房子嘛,总得谨慎一点吧。”不知从何时起,电话那头的女音也带上了丝丝沙哑和沧桑感,就好似一个久经红尘的寂寞女子。



“没关系,我理解,我理解。我没有太太……哦,我们十几年前就离婚了,那个时候我很穷的嘛……”我倚靠在床头,点起一支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缓缓地将烟雾喷在话筒上,我的嘴唇隔着话筒十厘米,略带低沉地说。



“啊?真抱歉啊,我不知道。那个,我明天就有空,要不您明天过来吧?我把地址发给您,就是这个号码吗?”



“是的,谢谢您。我大概七点到Y市,那……明天见?”



“好咧,明天见。”



“李女士,晚安!”



“晚——安……”



我并没有马上挂掉电话,而是把扩音打开,将手机放在床上。手机那头也没有挂断电话,接着传来几声“刘先生,您还在吗”的声音,过了差不多十六七秒,电话才被挂断。



接着,我把汪寒涛、老芮、李冰、乔乔、李朋、丁佳怡等人喊了进来,商量之后的布局。
山庄新手赚分攻略
 
离线帕萨沃特

UID: 2106741

发帖
50
金币
41
道行
5
原创
2
奖券
0
斑龄
0
道券
0
获奖
0
座驾
设备
摄影级
在线时间: 7(小时)
注册时间: 2019-04-03
最后登录: 2019-07-17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06-25

吃过早饭,我让汪寒涛去杨世华家附近、以及杨家在网上对外发售的楼盘附近探察一番。根据逆光的帖子,杨世华这个万县的副县长,近一个月都在Y市。



这一情况得到了李朋的证实,据他打听到的消息,杨世华今年以“学习”之名待在Y市已经三个多月了,不过这样占其官领其饷不在其位的现象在各省市都存在,这些东西经不起认真,但也没有人会认真,毕竟大夏帝国各级官吏数目之多,称得上“繁冗”二字,



万县少了杨世华一个副县长,行政方面根本就不会有任何迟滞影响,反而更能会更高效一些。



除此之外,李朋打听到,杨世华此次长驻Y市,还有疏通关系脉络以期在换届时能够将屁股所坐的位子升得更高一些的打算。



想要换位子,还想换个好位子,这可不是个容易的活。寻找空缺就是个高难度的事情,你需要精准地“预测”到哪个位子的官员可能会调整,然后再进行针对性的公关。但无论多么难办的事,白银一到,关门自开。故而所有问题的核心,还是钱的问题。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问题是钱从何来。我相信,这对杨世华而言,来钱的途径恐怕不会太多、太光明。



汪寒涛显得有些无精打采,趴在桌子旁懒洋洋地吸着稀饭。看得出昨晚他折腾得够呛,嘴里不知嘟囔着什么,却还是应了我的指令。



对汪寒涛,我本无心得罪,无它,只因他的师父是掌管着梅花门做局者人、事协调及财务沟通的三师兄栾岁平。



而汪寒涛即便是栾岁平的得意弟子,哪怕是栾岁平本人,也不会对我的话置若罔闻——并非是因为我是瓢总的爱徒,也不仅仅是因为我担任着协助师父督查梅花门各级弟子、帮众的责任(责任也就意味着权力),更重要的是我还领有一个师父亲自交待的任务。



三年前,梅花门曾遭重创,我们在大夏帝国的滇、桂、粤、黔四省的分部及门下黑面儿、白面儿的产业皆遭到八门里其它门派及地方警务的联合打击,我们在那里的势力几乎被扫荡一空。



此后,为了尽快恢复梅花门元气,甚至将梅花门势力扩张到更多区域,我的师父傅有得下了一道让门里子弟争议颇多的命令——凡梅花门下弟子、行子及黑、白两面产业的脚子,其收入的三成至五成须缴纳给总部统一规划使用,名曰“门税”,也就是说,师父傅有得以一己命令,要门下弟子、帮众缴纳个人所得税。



而我的任务,便是对这些门税的核查,并为每一个缴纳了门税的人开具“完税证明”,这其中,认定谁的收入有多高,该按多高的比例缴纳门税,缴纳多少,便有很大的议定的空间了——而这议定的空间,也给我带来了足以让梅花门所有弟子及帮众敬畏的权力。



让汪寒涛去实地蹲守打探消息,是大材小用,就像让一个县长去扫公共厕所一样,但也是试探,我不知道这些天他的种种反应是因为什么,只好投石问路。



待汪寒涛出了门去,我向李冰也下达了同样的指令。李冰是梅花门专门辅佐做局的行子,是从孤儿院里逃出来的苦难儿,认了我的养母为干妈,和我关系很好。



当天傍晚,晚饭前,汪寒涛和李冰都回来了。我分别见了他们,我几乎可以判定,汪寒涛并没有按我的要求,去实地勘察。



汪寒涛一定出了问题,但我并不能确定是他的问题还是三师兄的问题。我决定不露声色,我相信一切都能在我的掌控之下。



晚饭后,我按照李冰整理的信息,打了一个电话。



“喂!”接电话的是一个川音很重的中年女人,从声音判断,大概四十多岁。



“你好,请问你是李女士吗?”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好听一点,在声音上我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我可以模仿很多明星的声音,虽然说不上惟妙惟肖,但只要不是仔细聆听,一般人难以听出区别。



这一次,我模仿了一位当红明星刘德桦的声音——我在完成局策的过程中,对杨世华及其家人进行了多方位的资料搜集和分析,包括他们的社交账号所发布的内容。通过这些分析,我发现杨世华的妻子李月莲是刘德桦的骨灰级粉丝,因此,我可以断定,我所模仿的刘德桦的声音定然可以对李月莲带来很大的诱惑力。



“哦……对……对,您是?”电话里的女音一下子清亮了一些。



“您好,李女士。我姓刘,我在家园网看到您在Y市的江畔·太阳公馆有一套房子要出售,对吗?”我不紧不慢地说。



“对的,对的。刘……刘先生,您好您好!”李姓女士的喜悦通过无线电波,灌进了我的耳朵里。



“李女士,我在网上看了您那套房子的资料,我很感兴趣。我现在在沪市,明天一早飞到Y市,会在Y市待几天。您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见个面,我想看看房。”



“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啊!那个……刘先生,您不是Y市的人吗?”



“不是不是,我是港省人,和我哥哥一起在沪市做生意。我女儿在Y市工作,我想买套房送给她。”我觉得刘德桦那种略带鼻音和跳腔的普通话被我演绎得很完美。



“哦!送给女儿啊。那您太太呢……哦,不好意思……我没有别的意思,主要卖房子嘛,总得谨慎一点吧。”不知从何时起,电话那头的女音也带上了丝丝沙哑和沧桑感,就好似一个久经红尘的寂寞女子。



“没关系,我理解,我理解。我没有太太……哦,我们十几年前就离婚了,那个时候我很穷的嘛……”我倚靠在床头,点起一支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缓缓地将烟雾喷在话筒上,我的嘴唇隔着话筒十厘米,略带低沉地说。



“啊?真抱歉啊,我不知道。那个,我明天就有空,要不您明天过来吧?我把地址发给您,就是这个号码吗?”



“是的,谢谢您。我大概七点到Y市,那……明天见?”



“好咧,明天见。”



“李女士,晚安!”



“晚——安……”



我并没有马上挂掉电话,而是把扩音打开,将手机放在床上。手机那头也没有挂断电话,接着传来几声“刘先生,您还在吗”的声音,过了差不多十六七秒,电话才被挂断。



接着,我把汪寒涛、老芮、李冰、乔乔、李朋、丁佳怡等人喊了进来,商量之后的布局。
如何不发帖就快速得到金币道行
 
离线帕萨沃特

UID: 2106741

发帖
50
金币
41
道行
5
原创
2
奖券
0
斑龄
0
道券
0
获奖
0
座驾
设备
摄影级
在线时间: 7(小时)
注册时间: 2019-04-03
最后登录: 2019-07-17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06-25
第八章  一个月赚六百万的法子


第二日,老芮开车送我和乔乔到江畔·太阳公馆。乔乔也是个行子,同样是苦命人,曾被同乡拐卖到西莞,成为一个靠卖肉为生的“按摩女郎”,后来因缘际会,遇到了去按摩的某位寒字辈弟子,才加入了梅花门。去之前,我和乔乔都乔装打扮了一番。

敷上一个成熟的略具沧桑感的中年男子的人皮面具(网上有售卖的,数千元一副,但肉眼依然可以识别其与真人皮毛的区别,而且几乎不透气、不排汗,我所用的人皮面具是梅花门里的秘制,采用的材料是硅胶中分子最细的品种,根据被模仿人的模样进行塑形,翻石膏后在阴膜和阳膜间灌入材料、加热,取出后再润色、打磨、浸泡,制作过程极为复杂),在人皮面具里把颧骨做得稍微突出一些,戴一个棕灰色的棒球平沿帽和一副黑色大框眼镜,一件深色各自POLO衫和深色休闲裤,再加一双棕色的商务休闲鞋(内增高,加大码,内垫海绵),一个风度翩翩、英俊潇洒的中年多金男子便产生了。

我和李月莲约好了上午十点在江畔·太阳公馆正门口见面。我们大约九点半就到了江畔·太阳公馆附近——早到是因为担心路上堵车或其它意外导致迟到,到了后,我便吩咐老芮开着车到离正门一公里外的地方停下,待到了九点五十多,才又开车往正门开去。

我一眼就看出了李月莲——通过浏览她的社交账号信息,我早已熟记了她的容貌。她约有一米六五的个子,身材丰满,臀部尤其肥硕,但腰却没多少这个年纪的女人常有的赘肉,穿着一身白底紫色花纹的短款旗袍,肉色丝袜配恨天高,风姿绰约,有一种熟透了的诱人韵味。

车停在了大门口,离李月莲不远的地方。乔乔扶着我手从后门下车,老芮摇下车窗,大声说:“刘总,那我就在对面等您?”

我所乘坐的是一辆进口7座高端商务车,车身上印有“大夏专车”的字样和logo。大夏专车是著名的全球性的会员制高端汽车租赁公司,其会员都是净资产超过1亿元大夏币的超级富豪的全球500强企业高管。这家公司为会员提供接机送机、酒店预订、专属司机驾驶、顶级座驾等尊贵服务,同时也会严格保密会员信息。

梅花门早年便通过门下脚子申请了几个会员,因为大夏专车实行严格的会员信息保密制度,大夏专车旗下各店都是认卡不认人,所以梅花门弟子外出设局,凡是有所需要的,经过大师兄和二师兄的同意,就可以从三师兄栾岁山那里,拿到大夏专车的会员卡,然后预约大夏的服务。

我对老芮说了声“好的”,便向李月莲看去,她亦注意到了我,满面笑容地向我走来。

毫无疑问,她精心地化了妆。

“您是来看房的刘先生?”她笑道。

“是啊,您是李女士吧?没想到您竟这么的……年轻漂亮。”我一副很意外的样子,捧道。

“哈哈哈,哪里还年轻漂亮,都是老太婆咯。这位美女是?”

“哦,这位是我的女儿。”

乔乔立即对着李女士伸出手,甜甜地笑道:“李姐您好,我是小刘。”

寒暄了一阵,李月莲便带着我们去看房。
山庄新手赚分攻略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认真回复加分,灌水扣分~
 
上一个 下一个
      你的浏览器不支持js脚本,无法发帖,请修改浏览器设置,支持js脚本并刷新页面后再发帖!